醫師大聲公

機械式抽脂機和能量式溶脂機大PK(下)

機械式抽脂機和能量式溶脂機大PK(下)

張炯銘藝術家整形診所

雷射或超音波溶脂造成皮膚的損傷會在兩種情況下發生,第一種情況是雷射能量直接燙到皮膚,幾天後皮膚(不是馬上喔~就像人斷氣後,身體不會馬上腐爛),便會慢慢出現潰爛壞死的情況,另一種是雷射能量燙傷營養皮膚的小血管,小血管受傷後,慢慢地發生栓塞,皮膚得不到營養後慢慢地壞死,這時可能是手術後一兩個禮拜,甚至於更久的事了。

事實上雷射溶脂只要雷射光纖放的層次與方位對,能量不要開太強,同一個部位或方向不要停留太久就很安全,很多醫師很聰明,寧可慢慢使用雷射溶脂,而且分成多次手術來進行,一次溶一點,收一次的費用,以保安康,因此事實上能量式溶脂機組,雖然對醫師而言省力氣,但是對醫師和客人而言都是很耗時的。

 

機械式抽脂掌控度較佳

機械式抽脂機其實很好掌控,因為碰觸乃碎,手術打碎多少脂肪細胞,就會吸走多少脂肪,脂肪都是很明確的,實際手術操作時是(慣用右手的)醫師左手捏抓脂肪,右手持抽脂管慢慢作雕除的動作(如果醫師慣用左手,則左右剛好相反),隨著手術的進行,慢慢地一邊把曲線雕出來(就像朱銘大師的石雕,把不要的碎石屑一片片地雕除掉),同時又馬上把被擊碎的碎油吸走,抽脂的部位便在左手一捏脂肪,右手一雕塑,腳踏板一踩一吸之間,曼妙的身材逐漸顯現,被吸走的脂肪細胞自然死亡,留下來的細胞,也就是說,抽完脂之後被留在體內沒被擊碎吸走的細胞幾乎都是活的,有經驗的醫師可以完全掌控術後立即效果,與預測一週後、一個月後甚至於三個月後的結果,脂肪細胞不會兩天後死一批,三天後死一批…而且,只要自己沒做的事通通不會發生,也就是說,不會發生隔空把腸子打個洞,或把神經燒傷的情事。

 

能量式(超音波、雷射)溶脂風險

能量式溶脂(超音波+雷射溶脂)困難的地方是在手術當時很難估算要溶死多少細胞,以及會溶死多少細胞,通常只能依之前案例的經驗法則來估算,因為經過 雷射溶脂 的程序,死細胞和活細胞不是當下就可以判別,如前所述很多脂肪細胞是雷射溶脂術後幾天甚至於幾個禮拜後才慢慢死去,死掉的細胞要完全被人體吸收則要數週甚至於數月之久,雷射溶脂時客人身體都是腫腫的,摸也摸不到,看也看不到,根本不知道當時到底溶死掉多少,之後的歲月裡,又會陸續死掉多少,溶得太少沒效果,又溶得太多會凹陷,因此很多雷射溶脂的客人都是手術數週(甚至於數月後),腫脹退了,才發現效果不好,再去溶一次,或是說溶得太過頭了,呈現凹凸不平的不悅結果。

 

不管哪種抽脂和溶脂,客戶術前的風險評估和醫師的經驗法則還是最重要的

因此超音波或雷射溶脂手術時的諸多不確定性,醫師通常要依照以前案例的經驗法則去估算該溶多少,筆者提出同一醫師同一機種500例經驗的標準是最起碼的要求,但是現在市面上的情形卻不是這樣子的,每隔一段時間就傳出由國外引進新機種以吸引客人,醫師又得適應新機種的性能,以建立自己新的經驗法則,醫師永遠都是對新機種經驗不足,客人永遠都是當白老鼠,消費美眉或許會問:科學日新月異,像手機一樣,現在出現了智慧型手機,誰還會再用Nokia啊?但是手機和外科手術儀器不同,智慧型手機是先在廠房裡製造成品,不良的成品先被淘汰,上到門市部完成交易後,拿到美眉的手裡已是完美的,100萬台都是一樣功能的終端成品,而外科手術消費者到門市部(門診諮詢)能確定的只是醫師使用哪一部新機器,談好交易後才到手術房製造產品,消費者要面對的是一部新機器,一個對新機器經驗有限的醫師,以及手術做出來不可預知的結果(可能是100個客人,100個樣),如此一來,醫療儀器真的是越新越好嗎?您還會因聽到:由義大利引進最新的第三代…雷射(或超音波溶脂)…而興奮不已嗎?

 

新機器的失敗案例,就是用來累積醫師經驗

前一陣子,有發生過一個案例:即是客人做過手臂雷射溶脂,造成臂神經叢損傷,手舉不起來的案例;最近又有一例,大腿雷射溶脂後造成大腿神經受損,其實無論是臂神經或是大腿神經,都深埋在肌肉與骨頭間,又細又軟的雷射光纖根本不可能去直接碰觸到它,之所以會造成損傷,是雷射光纖指向剛好對到神經,隔空發出能量使神經受傷,這在碰觸乃碎的機械式抽脂機是不可能發生的。

 

效果?廣告?廠商的陰謀?

刀者兇之器也,世界上沒有那種機器是只有優點,沒有缺點與風險的,應該說,機器的風險來自於機器的操作者,任何安全的機器,使用者沒經驗便是風險,如上述提到,筆者曾經提出一個參考依據,也就是說,當一個醫師使用一套外科儀器幫客人動手術,經過5年或至少操作過500例的經驗,代表著這位醫師操作這套機器已臻純熟,那麼妳才下去享受一下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成果,不需今天聽到某位醫師到(意大利、德國、美國、日本、韓國等)跑去玩一趟(稱說是跟那位大師研習),買了一部機器,領到認證(廢話!您跟他買機器,他當然給你認證,是廠商的認證,不是國家科學院的認證),明天就爭著去當白老鼠。

當了20幾年外科醫師,筆者發覺到歐美白人的手其實很笨拙,以前在XX醫院上班時,院內隨時都有白人醫師,我發覺到,當天白天的刀只要是白人醫師開的,晚上值班時就是狀況連連,別想睡覺,兩年前我到加州朋友家玩,朋友的弟弟臉上有顆痣,剛做完切除手術,他要我幫忙看一下,我當時什麼話都不敢講,只問了一句,醫師是華人還是白人(答案是白人)?

整形春秋看過吧!裡頭也有一幕是割痣手術,整形春秋戲裡的手法都已夠粗劣了,朋友弟弟臉上的場景更是不忍卒睹,台灣人很可憐,平時做牛做馬的,任何東西只要一聽到是歐美來的都當寶,要賺自己同胞的錢,只要稱說是歐美引進的就沒錯啦!

 

Share
comments